主展馆

清代衣架展

     中国清代的木制衣架,一般长七尺、高五尺、宽二尺。是历代中最大、最重、最结实的挂置衣服的架子。

    清朝实行“易服”政策,推行穿满人服装,因此朝廷的官服由游牧民族式的皮袍子和战袍演变而来;满族是蒙古人种的北方人,体魄剽悍而高大,所穿的服装体积大,份量重。中国是世界的桑蚕产地,有钱、有地位人的衣服,是由堆花绣凤的绫罗绸缎组成。纯丝的绸缎整形后,不能叠放或重压,更何况这官袍上身,要的就是这精神劲。因此,造就清代衣架的繁华、端庄、巨大,是这一个时期的特征,也是区别其他时代的不同之处。

清代、民国时期脸盆架展览

     脸盆架是梳洗、清洁的用具。

    中国早期的脸盆架的使用功能是附属于梳妆台,以梳妆打扮为主,清洁为辅,独立的清洁功能并没有完全分开。随着西方肥皂技术的传入,清洁的目的越来越明确,用水的容量也增大,洗涤的功能也与梳妆功能独立成二个不同的内容;脸盆架开始流行于每一个家居,脸盆架上盛肥皂的木槽也随着肥皂的普遍使用、及肥皂从胰子、火碱的变化形式开始演变。

中国明清两朝床具展览

     床是房中之房,是家中之家,是占据人生一半的地方。

    一架床就是一个“世界”,就是一个社会状态,就是一个家庭的温暖;人生的幸福在床上,人生的悲伤也在床上,而人生最悲壮的“生”、“老”、“病”、“死”哪一样又离得开床呢?

鞋帽包

       中国这个历史悠久的国度里,有56个民族兄弟姐妹共同生活,共同创造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服饰,既是数千年文明的结晶,又蕴涵着丰厚的精神财富——凝聚着人们的生活习俗、审美情趣、种族区别和宗教观念等等。在服饰中,最引人注目的往往是头饰、鞋饰和包饰,正所谓“冠盖群芳”、“足下生辉”、“包罗万象”。本展览所展出的中国传统鞋饰、帽饰和包袋,来自于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它们的产生使用价值曾代表着一段历史和社会的发展,而它们所包涵的文化价值、功能价值、审美价值等,则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更加发人深省,引人入胜。

第一部分:帽饰——冠盖群芳

农家院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一组组风格各异的“耧”,已勾画出一幅幅艰辛的春耕播种图:烈日下,一农汉光着膀子正奋力地拉动着耧犁,而他的妻子却小心地扶着耧架,抖动着耧斗,让种子均匀地掉进耧刀划过的地垅里,庄稼汉的滴滴汗水却成了浸化种子的甘露,洒在了种子的下面。这四人摇的“辘轳”,却把一个常年缺水的地区又勾画出来,几百米深的水井需要四个人的齐心协力才能拉上这一桶水来。再看那“矛枪”,它是居住在大山上的苗族随身的武器,当有野兽侵犯时,矛枪可防身,而平常时,它只是杈进柴垛,能顺利挑起二担柴下山的扁担。草长了,可用“虎头铡”,把它铡断;草多了,可用“木杈”把它掀起来;就是一根小小的“连杆”,也能脱下一场的麦颗。

纺织坊

       “纺织坊”讲述的不只是妇女的事,亦不只是家庭的事。“纺织”是人类文明的体现,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它关系着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文化。

 

       从“纺纱”到“织布”,我们千万不要小看了它们。这是人类祖先最伟大的发明,是妇女最伟大的创造,也是妇女奠定她们在社会的分工和生存价值。“男耕女织”,在“女织”文化里,既可读到政治、经济、教育、道德,又可读到每一个社会之生存状态、价值观念,更可看到庶民之生灭盛衰、悲欢离合。

箱房

       “箱”是老百姓的财富。

       一个家庭是否有钱、粮,一看他们家的箱,就知道贫富差多少。有钱人的箱,上铜包角,外加雕花刻凤;没有钱人的箱,又薄又窄,简单用几块木板钉就成了。俗话说:“有钱的包是鼓的,没有钱的包是瘪的”。“粮柜”是给大户人家盛粮用的,“镖箱”是镖局押送钱财的保险柜,又要厚重,又要牢固,不易打开搬动。

度量衡

      “度”是“尺”,计量长短。“量”是“斗”,计量容积、重量。“衡”是“秤”,称量测量。

       度量衡作为人类早期的商业交换尺度,在我国的商周时期(至今三千多年),就其公平、公正的标准和管理制度已比较完备。虽然历代的尺度,衡量单位不统一,但度量衡作为商业经营的基础计算模式,一直沿袭至今。

礼房

       送礼是门学问。“礼尚往来”这是做人做事的规矩,要的就是你尊重我,我敬重你。

      中国是礼义之邦,几千年的古文明精神里最讲究的是“敬意”二字。因“敬意”而生“礼义”,从而产生“礼教”,可见孔子为何把“礼”纳入“诗、书、礼、乐”的重要性了。

育儿房

      养儿育女是咱老百姓生活中最重要的事。谁家添了儿孙,还得热热闹闹庆贺一番。姥姥早已准备好的“满月箱”里,小孙儿的虎头帽、虎头鞋、小棉衣已精心地放置好。待满月那一天日子里,满身喜气的姥姥怀抱红彤彤的、画着“五虎”、“百子图”的满月箱跨进闺女的院子时,全村的小媳妇、老婆婆们都会围上来观看,赞叹娘家的手艺好,赞叹娘家的财富多。

      这满屋的“金童玉女”、“五子登科”、“百子百福图”不都象征着百姓的希望,一个家庭的兴旺。可真正要养育一个孩子长大,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这尿盆、椅马、站桶、摇车、睡篮、吊床、炕头石、尿片架、洗澡盆、学步椅等,一件件陪伴着孩子长大的用具,都体现着母亲的疼爱,亲人们的关怀。

同步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