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南族

毛南族传统节庆

火把节 每年腊月三十晚上为火把节。年三十晚上,由相邻的村寨各组成两支队伍,分别打着桐油制成的火把走村串寨,火把辉映的山寨,铜鼓咚咚,敲击成征战的鼓点;牛角呜呜,吹奏成远古的回音,大家在寨老的带领下,就像勇士持枪跃出战壕,浩浩荡荡向邻寨奔去。火把在山路上舞动,时聚时散,闪闪烁烁,呼喊声此起彼伏,鞭炮声山鸣谷应。距离越来越近,寨与寨的火把队伍如约相遇,相遇时总会“如临大敌”,迅速“抢占”有利地势,举火把招招摇摇,展示队伍的庞大阵营。对抗的武器是“对骂”,以祈求来年无灾无难、庄稼丰收。最后在锣声、鼓声、牛角声、爆竹声和怒吼声中捉对方俘虏,押回本寨,寨老们亲自给他们松绑,大酒大肉盛情款待,直到“俘虏”不胜酒力,高声喊“降”才被“释放”回去。 各自的队伍撤退后,小伙子和姑娘们回到院坝里围成圆圈纵情对歌。

放飞鸟 春节将到,家家户户都上山采集蒲叶回来。除夕这天,用菖蒲叶精心编织“百鸟”,给“百鸟”的空腹灌上香糯,有的拌饭豆或加上芝麻馅,煮好后,用一根甘蔗把“百鸟”的麻绳子提耳串起来。挂在堂屋正中香火堂前,看上去滚肥大肚儿的是鹦鹉,有细头长尾的山鸡、有灵俐的燕子、有长颈秃尾的鸬鹚等。“百鸟 ”一直摆到元宵节,主妇把“百鸟”和棕子取下来,再放锅里煮,晚上用“百鸟”当饭,这就是“放鸟飞”。这个祭祀活动有个传说,毛南山乡有一个老法师,他只有一个女儿,她和村上的一个后生相好,经常在一起学手艺,她向后生学编花竹帽,后生向她学编“百鸟”,村上人就叫小鸟姑娘。天长日久,两人决定在春节初一完婚。但老法师要考一考后生的本领。除夕那天,老法师对后生说:侬呀!屋后山上的地翻好了,你要在天黑前把种子撒完,后生心急,把一担糯谷挑到山上撒完后,回来禀告老法师。老法师去查看,怎么撒的全是糯谷,贫瘠的山地只能种小米,于是,法师叫他马上捡回糯谷种,再撒小米。后生着急了,小鸟姑娘说:阿哥!你回家去拿出我们编的百鸟来,小姑娘给百鸟吹了一口气,他把百鸟带到山上,霎时,满山遍野的鸟把山上的糯谷捡得一粒不剩,老法师经过查看,连续点头。后生见还没有天黑,马上回家挑小米种上山去撒。老法师见后生有本领,又诚实勤快,说:你俩成亲吧!但又说:“让我们父女俩人吃个团圆饭吧!到正月十五那天送小鸟姑娘过去”。以后每逢春节,毛南家家户户堂屋挂“百鸟”群,元宵节就有了“放飞鸟”。

分龙节 一年一度,祈求五谷丰登的农业祭祀节。每年夏至后的头一个辰(龙)日,是水龙分开之日,水龙分开就难得风调雨顺,所以要在分龙这一天祭神保禾苗。
    过节的日期有两个,毛南山乡的地势南高北低,南段山村为“一团”,宰马为祭品,先于“下团”五日过节;北段乡村为“下团”,取辰(龙)日过节,椎白色水牛牯祀神。
    祭神分庙祭和家祭。庙祭两天,第一天,先在庙内供神,当晚,汇于庙前观看身着法衣、头戴面具的巫师跳神演唱;次日,又围于庙前,观看椎牛祭神仪式;第三天,即分龙日,各户举行家祭家宴,请青少年作社交娱乐活动。这一天,家家户户宰鸡鸭,制作五色糯饭、粉蒸肉等佳肴,用于祭祖和祭家氏神等。并用各色糯饭捏成小团团,插在竹枝上,表示硕果累累,预祝丰收,同时用糯饭团夹粉蒸肉喂耕牛,以示慰劳。供奉祖先诸神之后,即请亲友赴宴,共度节日,青年男女则相邀于水边、山上山下阴凉处,对歌游戏,约会诉衷肠,尽情欢乐。

南瓜节 农历九月九日。这一天,各家把收获到家的形状各异,桔黄色的大南瓜摆满楼板,逐一挑选,年轻人走门串户,到各家评选“南瓜王”。不仅要看外观,而且要透过表面看到瓜籽,待到众人意见基本一致,由一身强力壮者用砍刀劈开“南瓜王”,手起刀落,“南瓜王”被劈开两半,主人掏出瓜瓢,把饱满的籽留作来年的种子。然后把瓜切成块,放进小米粥锅里,文火煨炖,煮得烂熟,先盛一碗供在香火堂前敬奉“南瓜王”,尔后众人共餐同享。

射月亮 即八月十五。入夜时分,皓月从山尖冉冉升起,家人把八仙桌抬到凉台,用一根两、三米长的竹竿削尖,插一个柚子在顶端,柚子上插三炷香,把竹竿捆在桌边,顶端的柚子和香对着皓月,毛南话叫“乒年”意思是射月亮。男女青年有的到溪边去做“瞎角”,有的到村外去做“瞎禁”。做法是:请一个法童,坐在竹席中间,低头伏于膝上,用一张蓝色(或黑色)被单蒙头,旁边放一碗水,碗上置一长刀,众人围法童于中间,烧三柱香,由一人念咒,说是可以降阴问神。然后唱歌互答,直到天快亮才散。

药节 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这一天,男的上山找草药,女的在家做糍粑,这种糯粑是用当地的狗屁藤和米磨成浆然后放在锅里煮熟,吃起来有一种香味。吃了这种糯粑可防病疫,用雄黄研末成粉,冲酒喝一杯,又可以驱病邪。老人说这一天男人上山采回的草药,药效特别高,不管是人是畜,吃了都可以防病驱瘟,老人还说这天吃了蛇肉蛇汤,就不会生病,患风湿和要它癣病。各家各户还采来枫树枝插了大门边,以驱除各种妖风毒气。

中元节 农历七月初七开始过节至初十五。这一天,天麻亮,主家拿一根尖头扁担,下头插在大门上阶梯的泥地里,上头一顶竹笠,中间束一把草(或树叶),尔后烧三柱香,口中喃喃自语:公哟! “公奶啊!栓马在这里”,说是给祖先回来拴马的。从这天起祖先就回来了,家中有新亡人,就要给他烧纸钱,给他“分田”,进行祭祀时要杀鸭,要把新亡人的遗物拿出来,一件件地在烧钱纸火上掠过,口中念道:“爹妮,你的东西在这儿,拿去用吧”。
    从初七到十二日,虽然祖先回来了,但每餐均以日常饭菜敬奉,不杀鸡鸭,到十三日早上,妇女拿一只鸭、香支、钱纸、酒、肉等回外婆家敬祖祈福,外婆送给糯粑、红蛋和禾把,(这天晚杀鸡不杀鸭)在主妇卧室门边供祭,说是安花佑子,焚香化纸后,给小孩分红蛋。十四日较隆重,早晚两餐要杀鸭,全天休息,开怀畅饮,十五日早上,要送祖先“回家”,杀鸭供奉就餐后,把从初七到十五早上烧的钱纸灰用两张芋叶包好,用一小根竹片装或小担子,毛南族叫“担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