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

苗族传统节庆

苗年 在收获季节后,农历十月亥日,或农历九、十、十一月的卯(兔)日或丑(牛)日举行。为欢庆丰收,祈求来年风调雨顺。
    节日早晨,晚辈将做好的美味佳肴、虔诚地摆在火塘边的灶上祭祖。在牛鼻子上抹些酒以示对其辛苦耕作一年的酬谢。姑娘们身着色彩鲜艳、风格各异、刺绣镶边或挑花的蜡染衣裤或长短百褶裙,佩戴着引人注目的耳环、手钏等多种银饰物,与英俊的小伙子们跳起踩堂舞(男的吹芦笙,女的排成弧形翩翩起舞)。入夜,大铜鼓声传遍整个村寨。外村寨男青年手提马灯吹着笛子来到村寨附近的“游方”场去游方(又称“坐妹”、“坐寨”、“踩月亮”等,即青年男女的社交恋爱活动),村村寨寨歌声不断。通过对歌,钟情男女便由定情之物--绣有鸳鸯的锦花带连接在一起。
    苗年若与“吃鼓藏”年相遇,更为隆重。“鼓”为“大家族”之意,“鼓藏”是由家族人共同举行的祭祖仪式,若干年举行一次,七八年、十来年不等。“鼓藏”前,将“鼓藏”牛(为鼓藏神喂养三年的大牯牛)排队角斗。届时,大家推举的“鼓藏头”主持仪式,杀牛祭祖,还要杀鸡鸭。全鼓的亲戚都要赶来参加,活动持续十余天。

吃新节 农历七月十三日。在收获的季节里,找一块稻谷长势最好的田,大家就在这里欢庆“吃新节”。
    相传很古的时候,人间没有谷子,只有天上告呼(雷公)掌管的谷子国有谷子,人们只好打猎为生。为了得到谷种,苗族的老祖先告劳拿了九千九百九十九种珍禽异兽到谷子国换了九斗九升九碗谷种,放在仓库里,等来年开春播种。可是一天晚上,胳膊很长很长的阿乌友,手扒着天边,借着天灯的光,舂蕨粑根,不小心将天灯打翻,掉落到木板仓顶上。火越烧越大,谷种在仓里哭喊连天,最后乘着烟飞上了天。告劳去劝回谷种嘴巴磨破了九层皮,嗓子说干了九坛水,仍不答应。告劳想了九天九夜,终于想出了一条计策:等谷子成熟的时候,派一只狗到天上的稻田里打几个滚,让谷子沾在毛毛上带回来。因狗走的太急,被天兵打落到天河里,没想到,狗落入天河后赶紧把尾巴翘得高高的露出水面,尾巴上还沾有九粒谷种。告劳赶紧犁田撤种,一个月后,金闪闪的谷穗成熟了。告劳摘了九升谷子,煮了一大锅香喷喷的白米饭,先舀了三大碗给狗吃,然后自己才尝新。为了记住取谷种的日子,将七月十三日定为吃新节,一直传下来。
    节日这天,家家都用新谷做饭,天刚破晓,人们便带上新米饭、酒、鸡、鸭、鱼、肉来到田间,祭过先人之后,宴席开始,大家围成一个圆圈,每人将手中的酒杯举到下一位的唇边,老人一声令下,大家接连欢呼三声,便互相敬又酒,一饮而尽。顿时田间笑声回荡,对歌、踩塘、跳芦笙等传统的文体活动开始,直到黄昏。

四月八 农历四月初八,是苗族纪念古代英雄“亚努”的传统节日。相传在很早,苗族为了抵御统治者官兵的攻打,首领“亚努”率众英勇抗击,给来犯者以沉重打击,但终因寡不敌众,不幸于四月初八牺牲,为了纪念“亚努”英烈,至今每逢农历四月初八,身穿节日盛装的苗族人民,都要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贵阳市喷水池旁集会。
    届时,喷水池旁红旗招展,人如潮涌,吹笙奏笛、对歌传情、耍狮子、玩龙灯、打球、比武热闹非凡。小伙子的芦笙比赛别有情趣,他们边吹芦笙边做快速旋转、矮步、倒立等技巧。夜晚,喷水池一带灯火辉煌,如同白昼,到处欢歌曼舞,一派欢乐景象。

芦笙节 农历正月十六至二十日为居住在凯里舟溪的芦笙节。芦笙堂设在舟溪井坎边的河沙坝上,十六日清晨,几位主持芦笙堂的老人,扛着芦笙来到井坎查看碑文,念道:“吹笙挑月,乃我苗族数千年来盛传之娱乐活动,以娱乐而贺新年,更为我苗族自由配婚佳期……”念完后倒出葫芦里的米酒,先在碑石上和芦笙堂中央,喷酒数口,各人又饮一大口,吹响了第一支芦竺曲;这时带着银花首饰,穿着艳丽节日盛装的姑娘和小伙子们随着悦耳的曲调翩翩起舞。三天过去了,青年男女各自物色心中的伙伴。小伙子们向意中人索取花带,姑娘们则将花带系在中意的小伙的芦笙管上。第四天是闹春,青年情侣,自由谈唱,交融感情,互送信物。这时主持芦笙堂的老人,仍然背着米酒,在碑石上和芦笙堂上喷洒米酒,堂中央插上草标,此后芦笙高挂,直到五谷归仓,农历“苗年”,才能取下。

捕鱼节 这个节日最初是在播种插秧需要水时,在河边祈祷龙王降雨的求雨节,但年长月久,就逐渐演变为捕鱼节。
    节日时期各地不一,从三月到六月,由各寨善捕鱼而有威信的“渔头”商定。届时,青壮男子都要前往山上采集树叶作“闹药”,到河中闹鱼捕鱼,妇女则在家中备办腊肉、香肠、糯米饭和酒。中午时,全家老少都穿着盛装,携带酒肉到河边进餐。食毕,男吹芦笙,女唱山歌,尽兴欢乐。到夕阳西下时,才带着鲜鱼回家,另设宴招待亲友或以鱼馈赠他们。

吃信节 农历六月“信”(戊)日,历时四天。届时,远嫁他乡的苗家姑娘,梳妆打扮,穿着如花似锦的衣裙,佩戴琳挪满目的银饰物,满“载”节日礼品,跋山涉水回家探望父母乡亲。节日期间,全寨欢腾,鼓乐齐鸣,吹起芦笙,翩翩起舞,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欢乐。百嗄雅山脚、翁雅河畔,人声鼎沸,斗牛、斗雀、跳芦笙、拔河、打球等比赛场上,喝彩声此起彼落。钟情青年男女相邀到树林里,溪水边对山歌,互相倾诉爱慕之情。

花山节 又称“踩花山”、“跳场”,日期不尽相同,有的在农历正月,或五月、六月、八月下旬不等。节前,几个苗寨联合产生花山会的三人领导小组,连任三年、七年、十二年不等,花场选在地势平坦的风水宝地。
    届时,披上节日盛装的“花场”,花杆矗立,灯笼高悬、彩旗飞舞。身穿对襟短衣,头缠青色长布男子和身着节日盛装、精心梳妆打扮的妇女,吹着芦笙、吹呐,敲着铜鼓,载歌载舞,从四面八方云集会场。芦笙舞贯穿花会始末,赛歌是花会的主要项目,爬杆比赛最引人瞩目。舞狮、武艺竞赛、斗牛、赛马活动,各地不尽相同或兼而有之。芦笙舞给人一种轻松活泼之感,衣着鲜艳的姑娘和着小伙子芦笙的旋律起舞,有的是几个男子一字排开,边吹边舞,姑娘们围绕芦笙队,转圈而跳;有的是小伙子吹笙在前,姑娘联臂纵舞于后,或全场数百人随乐齐舞,歌舞升平,令人心旷神情。舞狮活动别有情趣,在矗立的花杆顶端悬挂一个猪头(或一只鸡)、两瓶美酒,舞狮毕,比赛爬花杯。爬花杆表演者边吹笙,边绕杆旋转起舞;一个鹞于翻身上杆,头朝下,双腿交叉紧紧绞住杆子倒挂,吹奏芦笙,一个鲤鱼打挺,身体倒转一百八十度,循环反复一直攀到杆顶亮相,或双脚夹住花杆倒挂,吹着芦笙下滑,距地面数尺时,一个筋斗翻下,轻盈自如,博得全场喝采。妇女的绩麻穿针比赛,饶有风趣,比赛搓麻绳、穿针引线的质量、速度。
    花山会是青年男女社交的机会,钟情的姑娘会被小伙子撑开的花伞拢去,互相依偎着,倾诉衷肠。花山会到处洋溢着节目的气氛,充满着真挚纯洁的爱情。

龙船节 又称“龙舟节”,农历五月初五举行。届时,清水江畔,彩旗飘舞,人如海,歌如潮,几十只装饰一新的青、红、黄龙舟一字排开,泊在争相竞发的起跑线上。“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旌旗迎风“哗哗”作响,每条船上三四十名苗族小伙子,上着对襟短衣,腰系绣花带,下穿阴丹士林布裤,头戴精巧的斗笠,个个精神抖擞,集中待命。德高望重的鼓师和标致英俊的少年擂鼓呐喊,指挥龙舟行进在宽阔的江面上,龙船似离弦飞箭,两岸的欢呼声,喝彩声响彻天空。竞赛结束,男女青年随芦笙、吹呐、竹笛、芒筒、月琴、木叶等乐曲声翩翩起舞,跑马、斗牛、踩鼓和“游方”活动相伴举行,出嫁的姑娘满载鸡鸭、棕粑回娘家探望。

姊妹节 每年春天,苗族妇女要过一次“姊妹节”,吃上一餐“姊妹饭”。节日的早上,寨子里的姑娘们便去田里捉鱼,准备“姊妹饭”、不管她们到哪家田里捕捞,都会受到欢迎。妇女们吃完“姊妹饭”后,便各自带上事先准备好的彩色糯米饭,到游方场找小伙子对歌。小伙子想要吃到糯米饭,必须在对歌中取胜。除对歌以外,妇女们可以随意参加各种娱乐活动.出嫁的姑娘也要回娘家过“姊妹节”。
 
爬山节 又称“爬坡节”,农历三月十九日这天举行。届时居住在凯里地区的苗族聚集在香炉山上,对歌斗雀,歌山人海,热闹非凡。青年男女边唱歌边沿着曲曲弯弯的山间小路向山顶攀登,一路春风一路歌,苗族的飞歌、情歌、酒歌、古歌洒满山坡,最先到达山顶的被誉为“爬山英雄”,受到大家的尊重。得到姑娘们的青睐。
    相传香炉山爬山节是纪念苗族英俊青年阿补和玉帝小女儿阿别。玉帝的小女儿阿别向往人间的自由生活,与聪明能干、忠厚善良的阿补结为夫妻并生有三个女儿。一天黎明全家人正在高兴之际忽然鸡叫头遍,玉帝规定每天鸡叫三遍时为朝拜时,阿别若不能及时赶到,必有大祸临头。心急如火的阿别在山顶向天空飞奔时,一脚将香炉山顶登垮了六层,阿别再无法下凡,玉帝也因没有山顶不能享受人间香火,便罚阿补变为香炉,供烧香之用。为了纪念阿别和阿补的忠贞爱情,苗家人便在阿补变香炉这天过一年一度的爬山节。

祭鼓节 苗族传统祭祖节日,十二年一大祭,六七年一小祭。传说,人类的妈妈“妹榜妹留”是从枫树的树心里生出来,他们死后还要回到枫树里去,人死后灵魂也要回到老家去才得安息。祖宗的老家在树心里,木鼓就是象征祖宗安息的地方,祭鼓就是祭祖了。祭鼓是以“缰略”为单位举行,一个“缰”是一个始祖传下来的有血缘关系的亲族,他们共同敬奉一个认为祖宗的灵魂住在里面的木鼓。祭鼓节当天,每家准备一头水牛,也可以几家准备一头,或买些牛肉。先放牛角斗,几百头牛一起角斗,场面很壮观,然后再宰杀敬供。按习惯,不论是来庆贺的亲友,还来看斗牛的客人、过路的商贩,一律留下,不准走,人越多,主人脸上越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