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建筑

   人类从诞生那天起,居住文化就成为人类文明史的重要标志。现代社会的发展,导致原来那些原处于封闭地区的社会传统文化、自然风貌发生巨大变化。民族建筑正在伴随其它民族文化元素快速消失。这使得对民族历史文化的保护、继承和研究面临更加紧迫的形势。抢救中国各民族建筑文化,也是抢救全球人类文化的遗产。

    今天,我们在这里复制、复原的中国各民族的建筑,是中华民族博物院作中国人类学民族博物馆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复原的建筑,很多仍为现实生活中的少数民族居住和生产的场所。当我们将这些建筑汇集到一起并进行观察和比较,就会注意到:不同的社会形态、宗教信仰和地理环境,使中国各民族以多元社会结构和经济形态并存,使各民族建筑在形制、建筑材料和建筑工艺形成了明显差异,形成风格各异、多彩多姿的民族建筑。

    二十世纪前半叶还生活在原始社会形态的民族,如独龙族、怒族、佤族、黎族、基诺族等,由于过着共耕共食的原始共产主义生活方式,这些民族的典型建筑形式“坎木妈”(大房子),反映了母系社会转换到父系社会初期生活方式的需要。而处于奴隶社会形态度的彝族所建设的民居建筑,则表现出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森严等级。奴隶只能住在狭小的黑房子里,而宽大的房子和高大的碉楼,一定是奴隶主居住的地方。

    甘肃省信仰喇嘛教的藏族,所有的民居建筑都设有念经的经堂房间,人与神是不能分离的。而这一地区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的民居建筑以居住功能为主,宗教在建筑方面的表现则主要集中在每周星期五的礼拜场所中,即清真寺。

    生态环境对建筑所使用的材料和结构形式也有重要的影响。如:木结构的“吊脚楼”、“木楞房”;石结构的“石板房”、“碉楼”;竹结构的“干栏式”;草木结构的“千条脚”、“船形屋”;生土结构的“下沉式窑洞”、“吐鲁番民居”等,都表现了特定地区的环境、生态与居住人的关系。采用竹结构的建筑物主要是满足散热通风的需要,而石结构的建筑物则具有保温的功能。

    中华民族博物院在复原各类民族建筑的过程中,不但强调建筑原材料的真实性,而且重视传统的建筑工艺的继承。各民族建筑及不同各类的建筑物,都由当地建筑师参与设计,由当地民族建筑工匠亲自建造。特别是独具民族特色的建筑原材料,全部由各民族从当地采伐运送到北京。如藏族建筑的白玛草、布依族建筑的贝页岩、苗族建筑的杉木、彝族建筑的木瓦板……这些尝试和努力,使各民族建筑真实地保持其原始风貌,形神兼备。

    为了更好的表现不同区域性地理环境对各民族历史文化产生的影响,我们在设计建设每一个民族分馆时,都有意识再强调他们各类的生存环境空间。每个民族分馆的规划设计为村寨的形式,不但包含院落、街道、坝子等建筑元素,而且尽可能按各民族所在地区的环境特点种植有代表性的树木、花草和农作物。整个中华民族博物院呈现给参观者的是一片自然、和谐,的环境,通过参观者的自主参与,了解各中华民族不同社会生活、历史和文化。

    点击下面的列表项,可以查看更多特色建筑的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