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坊

       “纺织坊”讲述的不只是妇女的事,亦不只是家庭的事。“纺织”是人类文明的体现,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它关系着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文化。

 

       从“纺纱”到“织布”,我们千万不要小看了它们。这是人类祖先最伟大的发明,是妇女最伟大的创造,也是妇女奠定她们在社会的分工和生存价值。“男耕女织”,在“女织”文化里,既可读到政治、经济、教育、道德,又可读到每一个社会之生存状态、价值观念,更可看到庶民之生灭盛衰、悲欢离合。

       通过纺纱织布,我们有了衣。“衣”、“食”、“住”、“行”,“衣”排到了生活的第一位。由于有了“衣”,人类才有了社会阶层的识别,有了财富的概念,有了精神生活的融合。

       纺织作为传播、继承文化的载体,对于没有文字的民族来讲,更是他们民族历史的史诗,是他们民族的发展史。在精心地编织中,创造、设定了他们之间的地域、身份、习俗等特定文化形象的符号、坐标、图案、色彩。当你在分辩不同图案、不同方式的纺织品时,明显地凸现出壮族、苗族、维吾尔族等不同民族特征的文化形象、文化风格,这就是每一个民族的特殊服饰语言;不用开口说话,也不需用文字表示,一块面料,一段织绵,已充分说明,而且每一个民族都懂,每一个民族都认识,这就是超地域,超时空的“纺织文字”。当置身于各种纺车、织布机中时,它们体现的各种文化状态,实际上已构成了人类各个时期的生存形态,成为人类图解社会的注释,记载着人类的发展历史。

       就这小小不起眼的条条经线、纬线,重复交叉、变化。在她们的双手下,通过不同文化妇女的理解,一幅幅风情万千,五彩缤纷的绸缎、布料装点着我们的过去、现在、将来。

       壮族织锦机、汉族罗织机、苗族织布机、侗族织带机、藏族毛织机、佤族腰机、维吾尔族织毯机;纺车、纺锤、斫刀、梭子、线板;傣锦、侗锦、蜀锦、土家锦、瑶布、宋绫、粤纱、杭绸等,这些丰富多彩的纺织文化浓缩了中华各民族的文化精华,浓缩了中华民族的文明历史。

       征集地区:云南、贵州、四川、湖南、广西、山西、内蒙、新疆、西藏、东北等地区。年代:清代——现代,约400年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