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房

       送礼是门学问。“礼尚往来”这是做人做事的规矩,要的就是你尊重我,我敬重你。

      中国是礼义之邦,几千年的古文明精神里最讲究的是“敬意”二字。因“敬意”而生“礼义”,从而产生“礼教”,可见孔子为何把“礼”纳入“诗、书、礼、乐”的重要性了。

      “礼多人不怪”,老百姓的送礼,最讲究的是“面子”。这礼送到了,送对了,这面子就足了,送礼人和受礼人都满意了,就叫“礼轻人义重”。访亲看友,不带点礼去,那打心眼里冒出来的亲热劲,可就不那么顺溜;大红喜事,闹的就是那送礼劲,瞧那场面,迎亲队伍敲锣打鼓,抬着一架架披红带花的“礼箱”、“礼盒”、“喜酒”,在大街上扭成一条喜龙时,邻里乡亲们瞧的是姑爷家的财富,姑娘家的排场,这门亲事才值得,这红红火火的日子才过好,可如没有聘礼,那喜事就没法提了,一抬轿子,悄悄抬进院里,姑娘家可就没“面子”可言了。“喜礼”是给人瞧的,“寿匾”是挂给后人看的,送“挂帐”讲究的是排场,巴结官场的“贿礼”是后门送进去的;小媳妇未过门送来的“针线盒”是定情的物;赔礼道歉的礼,一定要有酒来化解,“酒礼”一到,不打不相识,不喝不亲切;这游山玩水时准备的食盒,回娘家的礼盒,小媳妇的描金拎篮,上香的提盒,解馋的大漆果盒和那庄稼地头的饭盒,那一样不都是咱老百姓的脸面,老百姓的日子。

       征集地区:山西、陕西、安徽、浙江、江苏、湖北、河北、河南、北京、天津等地。年代:明代、清代至近代,约600年历史。